陝西煤業化工集團 陝煤股份
您的位置: 首頁>員工生活>文學天地>正文
一號煤礦李小豔散文——聽,樹葉的沙沙聲
发布时间:2019-11-29 12:14:48 來源: 作者:李小豔 點擊:

夢裏又聽見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風輕柔,樹葉在風中舒緩而有節奏的舞蹈著,仿佛天地間只能聽見樹葉的低吟,襯著四周越發靜谧與安詳。醒來後窗外依舊寂靜一片,原來是思念在作祟。腦海裏的的畫面不停閃現,童年的院落、寂靜幽深的山谷,外爺慈祥的面孔……回憶著這些熟悉的場景,耳畔似乎又傳來了夢中的沙沙聲。

小時候,外爺家的院前長著幾棵他親手種的桑樹。每到夏季,桑葉密密麻麻的遮住了灼熱的陽光,整個院子變得格外涼爽,尤其是傍晚時分,清風徐來,樹葉迎風作響,我端著板凳坐在樹下,傻傻地望著遠山、星空,聞著花香、鳥語,沈浸在大自然的魅力裏,直到瞌睡了才回到窯裏。

那時的節奏很慢,生活貧苦,可時光依舊美好。天剛泛起魚肚白,外爺便出山種莊稼去了,到太陽落山他才扛著鋤頭回來。夏季晝長夜短,可我總期望白天能盡快過去,那樣外爺便可早些回家,所以一到傍晚時分,我總會搬個凳子坐在桑樹下等外爺回來。起風了,樹葉被吹得沙沙作響,我便心情愉悅起來,因爲這風不僅能吹動樹葉起舞奏樂,還能吹幹外爺臉上因勞作而流下的汗水,從那時起,我便喜歡聽風吹樹葉的沙沙聲。

晚歸的外爺總是在忙完農活也不肯歇下,吃罷飯又坐在炕頭編框子、紡線線、搓麻繩、織毛襪子。除了吃飯、睡覺,他都不願閑著,常常夜很深了,煤油燈下他還在忙活。我趴在被窩裏,一邊睜著困乏的眼,一邊看著外爺幹活。有時後半夜風越吹越大,樹葉發出的響聲也越來越大,外爺聽到後總是立即坐起,將他肩上披的外衫蓋在我的被子上。

後來到了上學的年齡,父母把我接到身邊,臨別時,一向不善言辭的外爺伫立在腦畔上有些失神,目送著我的身影漸漸遠去。到了陌生的環境,每每想念外爺的時候,腦海裏便繪就出熟悉的畫面,一陣風拂過,樹葉輕歌曼舞,一種熟悉的氣息沁透心脾,內心便生歡喜。

到了暑假,我和媽媽便會回外爺家小住些天,山裏太陽落得早,沒等日暮西頭,我們便搬著凳子坐在農家的小院裏,院子周圍到處都是濃密的樹,山風吹來,甚是涼快,樹葉奏出的沙沙之聲,耳畔是鳥啼蟲鳴的婉轉之音,眼前是小溪拍打的潺潺之歌,靜夜時分樹葉的沙沙聲更加悅耳動聽,自然純粹,讓人的心頓時沈靜下來。這沙沙聲陪我度過了許多個夜,在樹下的石凳上,我晨讀、和小夥伴玩耍、整理筆記,亦喜歡放空一切地發呆。

多年以後再回到家鄉,外爺佝偻的樣子像極了他家院前那幾棵歪脖子桑樹,滄桑卻又不屈,他還是像以前那樣勤勞、不多言語。孩童時的我不知憂愁,長大後便落入俗套、庸人自擾。坐在院裏,我對外爺說:“山真靜啊!”外爺停頓了會兒,問我:“山是靜得很,娃娃像是心不甯?”兩人又陷入不語中。自然的偉大魅力就是當人們在驚歎他的美時卻又會讓驚歎他的人相形見绌。多少年來栉風沐雨,山始終保持的著他該有的儀態,而人呢?十年甚至短短的幾年過去,我們能抵住各種誘惑不變初心嗎?恍然間,我也終于明白爲什麽我執念于聽到樹葉的沙沙聲,這聲音不僅僅是風吹樹葉發出的,更是我心底最純真、最美好的那些聲音。頓悟後,我覺得內心的這種聲音更加豐富響亮了些。所以每年進山之行成了我的習慣,不爲別的,就想聽聽沒有人聲嘈雜,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聽聽自然之聲,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我再也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坐在桑樹下等候歸人,因爲歸人不會長相伴,但值得慶幸的是孩提時院裏的沙沙聲一直萦繞耳旁,當我失意挫敗時,當我步履維艱時,當我困惑抉擇時……這沙沙聲會更加的強烈和響亮,給予我足夠的堅強和力量,讓我擁有一顆堅韌而溫暖的心。我知道,這沙沙聲終將伴隨我一生。

若幹年後,當我老之將暮時,置辦座小院,種下一片綠蔭,搬張躺椅坐在院子裏的樹下,聽著樹葉的沙沙聲細數著過往的點點滴滴。亦或是我也成了別人的沙沙聲,成了他們夢裏挂滿笑意的眼角?

側耳傾聽,你的耳邊是否也傳來了這樣的沙沙聲?(作者單位:一號煤礦)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陝西陝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陝ICP備案05006082號-1